刘季

这个人很浪,所以没有留下什么资料。
我八百年不上lof,来了就扫扫墓吧。

路人邦,r18预警,有轮x,凌辱play。

对不起…丧心病狂的我。
是这样的,主要是玩游戏的时候,残血的君主总会给人一种,“我他妈能打死他”的感觉,于是用刘邦的时候,残血诱惑对面总是各种奏效。然后…嗯,就是这样。

*注意是路人邦
*r18
*草丛play,涉及到凌辱(在队友面前…xx
*以上,能接受的话就继续看吧。

*先放一点。

0.
总感觉最近有人在背后一直盯着自己……就好像看见猎物般,灼热感在背后一直挥之不去。

1.
拖着一身伤回,刘邦走到泉水已经踉跄地站不稳了。前线一直提醒着我方防御塔正在被攻击,一着急就不小心牵动了伤口,刘邦紧锁着眉头咳了几声,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快没了。

中路的法师一边守塔,一边还要提防对面强杀,身上也带着不轻不重的伤。连续不断丢进塔内的攻击,她只能勉强躲闪。

甄姬丢了几个冰冻技能过去,只希望能赶走对方,然而地图上显示她附近的红色头像又多了一个,才使她发出了请求支援的信号。

刘邦闭着眼感受泉水的治疗,缓缓放松了下来,但下一秒就被中路的信号打断了。

警械感促使着他睁开眼睛,于是刘邦毫不犹豫地就传送到了那边。

一个远程攻击即将命中塔下的甄姬,躲闪已经来不及了,她下意识地抬手挡在面前,等待着死亡的来临。突然,一束紫色的光芒降临在她的身上,一层月光揉成的光盾将她包围,再接着就是绿色的治疗效果。

甄姬呆呆地放下手臂,一个修长的紫色身影挡在她面前,那远程攻击不带穿透地打在他的身上,也只是在光罩上留下一点白痕。

“谢谢。”温婉的洛神勾起嘴角向人一笑,轻柔地向人道谢,眼里的感激不似言语表达的那么少。

“没事,回泉水吧,这里有我先顶着。”紫色的眸子微眯,嘴角向上微扬,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。来人丢下这句话便收回了痞气的样子,示威性地向塔外踏出一步。

闻言,甄姬点了点头便在原地回城了。

塔外的敌人见抓人失败,也便纷纷撤退了。

刘邦这才放松下来,方才的伤还没来得及痊愈,他就传送过来了,那样子也只是做给对面看的,护盾多半有迷惑性。

见中路威胁解除,他也没准备占法师的经济,留下对峙的小兵向下路单线的射手去了。

虽然还有些小伤,但还是可以战斗一会儿。这么想着,刘邦便提着剑淌水走进河道。

没走几步,那种从背后传来的灼热感,又来了。

tbc.

评论(52)

热度(1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