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季

这个人很浪,所以没有留下什么资料。
我八百年不上lof,来了就扫扫墓吧。

[吕云]伏案/1


和貂蝉分开行动后,吕布久久没收到貂蝉发来的信号,便擅自进入了貂蝉的潜伏点。不料被敌人的埋伏打的个措手不及,一番困斗后,吕布还是难敌众寡。眼看就要丧命于此,耳畔忽的响起一声龙吟。

呼啸地长枪擦过吕布的发迹,挑飞了那致命的一击。在混乱的刀枪剑雨中,吕布听清了他低沉地声音,“恕在下来迟。”

迟疑了一秒后,吕布便整理好状态。方天画戟再次附魔,恢复了自己一些血量,从手心传来的灼热感让他不禁勾起嘴角。

强援已到,此战终了。

将的背后交付给对方,彼此都全心全意地投入杀敌中。前襟被血染红,早已不见原色。

以两人为中心的战场,向潜伏点深处移动。不过多久赵云便听到熟悉的声音,不似平时的娇媚,只有充满蛊惑的杀意。

“为妾身而死,好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受埋伏了?”吕布往手上缠绷带,手牙同用地打了个结,回头看蹲着身子的人。

两人已突破了死士疯狂地围杀,各自都负伤了。为了保证貂蝉的安全,两人决定引走敌人,让线人接走苦战后体力不支的貂蝉。听到吕布问道,汲溪水的手微顿,赵云解下发带浸了些水,擦拭着肩部的伤口。

“貂蝉不是没有到集合点吗?我便原路返回,潜入任务地点,到那里已是一片狼藉,再深入营内,便看见你在苦战。”肩部的伤口只是有些深,简单检查后感觉并无大碍,便草草的包扎了。

吕布也简单地处理了一下,扭头见他在包扎伤口,问道:“是暗器?”

赵云点头,起身拾起武器,警惕地看向某处,低声道,“他们来了,是死士。”

吕布不耐烦地啧了一声,拔出插在地上的方天画戟,准备先解决这波。刚迈出步子就被人拦下,“此地不宜久留,先离开这里,与貂蝉他们汇合要紧。”

说罢提起枪就跑了起来,吕布紧随其后,先前的敌人已在身后,死士追杀的步伐井而有序,以便于能最快地围杀二人。

两人闪身入了草丛,与此同时,追杀的人也已赶到。

吕布握紧手里的方天画戟,回头看向比自己情况更差的赵云。那人绷紧着身子,注视着草丛外敌人的一举一动,不敢懈怠一分。

收回视线,草丛外黑衣人的剑刃反射出阴冷的光,刺地吕布闭上眼睛。

逃亡了一天一夜,好在貂蝉已经被救下,转移到了安全地点,任务也在趁乱中完成,而他们被敌军下了必死的追杀令。

忽的,寒气从左肩窜起,仿佛蛇信子般地蜿蜒到四肢。顿时赵云感觉自己仿佛坠入冰窖,经脉有种被冻结的感觉。

赵云想起在乱战中,背起貂蝉,杀出重围时不慎中了死士临死从口中喷射的暗器。

长约一寸的枣核剑直向赵云后心,闪避已不及,只能堪堪移开身子,那枣核剑便破甲入肉。

简单的暗器当然不会造成多大影响,只不过那枣核剑内藏有寒毒,而这也是才发现的。

待黑衣人远去,吕布松了口气。赵云也放松了身子,忽感眼前一阵眩晕,浑身发冷,抬手捏了捏眉心,强打起精神。

“你怎么样?”吕布忍不住问道,他的脸色实在是白的可怕,状态也比之前更差。

赵云只手撑地,近在耳畔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抬抬眼皮,视线清晰地看见吕布伸来扶住他的手,看他张合的嘴,却没有听到一丝声音。

寒气似乎包围着赵云,连他呼出的气体都产生了雾气,平时抿成一线的薄唇嗡动着,那双淬着寒星一样的好看的眸子此时蒙上了一层黯淡,整个人状态直线下降。

评论(3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