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季

这个人很浪,所以没有留下什么资料。
我八百年不上lof,来了就扫扫墓吧。

mark,mark,福音啊。

夜且歌听雨:

给我家绵宝的生贺,随手撸了假的上色教程,随便看看别认真

“看着我干什么?”

如果我转行做画手了,请打死我。

我撸完了。
果然还是让他当个本子画师算了。
瘫。
我看看能不能搞出一个coser信。

卧槽哈哈哈哈哈哈神她妈鬼畜脸我的妈笑吐  @ancedote 卧槽哈哈哈哈你快瞅瞅。

水管瘫.jpg:

#性格反转#
今天份的摸鱼!!!!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暴风打call!!!好好看啊卧槽。
看看你挖的白邦坑。 @陆熠之

高了高:

画的是 @刘季 太太的白邦,紧赶慢赶画完了,整个背景被我画的跟雪米饼一样,而且到后面画的神志模糊画风都变了。。。但是原文这段写的非常!!!好!!!(疯狂打call

【信邦】MessAge-0

【MessAge】

CP:韩信X刘邦

Attention:人物死亡

滂沱的雨似乎是最大噪音,就连车水马龙的鸣笛声都被雨幕所阻隔。豆大的雨滴砸落在地上,声音大的几乎震聋他的耳朵。

站台里人越聚越多,刘邦被挤的踉跄,贴近耳边的手机还显示着通话界面,抬起的手臂却缓缓垂下了。

他低下头一言不发捻灭了烟头,立起风衣的领子,压低了帽子向人群撞去。旁边的行人的叫骂他充耳不闻,像落魄的老鼠似的躲进了雨幕里。

“你说,韩信……”

“……死了?”

“是心脏病突发…在睡着的时候……没有经历过多的痛苦。”

“是他室友发现的,怎么叫都叫不醒,赶到医院已经……”

“现在我在医院,需要签字,你作为他的合法配偶,还要麻烦你来一趟医院。”

“刘邦?……刘邦你在听吗?”

“喂?刘邦?”

张良从话筒里听到的是刺耳的刹车声,和重物被撞击,然后落地的声音。

电话那边变得寂静,片刻后传来空气冷的凝固的忙音。

TBC

凭本事挖坑,咋的?(x

大概是个长篇了。

刀子多好。

【都快变成假的R18】报复心(中上)

报复心(中上)

我还是搞了剧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两人的重心不稳,双双跌倒在地。刘邦闷哼一声,无力地伏在他胸膛上,脸陷进他柔软地大毛领里,搔地他脸颊痒痒地。

一只手贴上了他的腰,在腰际游走。刘邦感到一阵不安,似乎明白对方的意思了。

“你....!”还未开口,狐狸妖孽的脸就在眼前放大了。唇瓣被尖利的犬牙轻咬住,缓缓斯磨着。失去氧气的供给,手脚渐渐无力了,耳际的蛙声变得空远。

大概要死了吧,刘邦的双眼涣散,眼角溢出痛苦的生理泪水,双手胡乱地在人前襟抓挠。就在失去意识前,窒息感突然消失了,空气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嘴里,呛得他止不住地咳了起来。

狐狸不为所动的揉了一把刘邦的腰,舔了舔薄唇覆盖着的尖牙,卷起一丝血腥味送入口腔里。野兽的眸子渐渐殷红,眼底卷集着暗涌。

空气静地只听得见刘邦大口大口地喘息声,喉腔地不适感被压下去后,他把脸埋在狐狸地毛毫里,艰难地开口道:“要干就快干......越快越好。”

快?

李白快要被他气笑了,于是他恶劣地捏了一把的臀,不怒反笑道,“我自然会‘快’,只不过和你想的‘快’不一样。”

流氓话他刘季自然是懂的,抬眼威胁道,“李太白,做事别太绝了。”

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他只是挑挑眉不再与他作口舌之争。那双手比什么都要有行动力,一手抬着刘邦地臀部,一手圈着腰,将他托起来挂在身上,自己靠在龙坑石壁上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剑仙闭上了双眼,开口道。

“让我爽就放了你。”
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。

他撑着地面缓慢的坐起身子,虽说是不情不愿但也别无他法。狐狸心情顿时大好,一副很受用那人的屈辱感的样子。

刘邦跪坐在他的胯间,表情依旧是十分纠结,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地面,那是他紧张的小动作。

抬起一只手摁住人的头,向自己的胯间压了压,意喻明了。

地图上显示他的队友已经团灭了对面,剩余的几个残血苦于兵线来的太慢,又打不了主宰,只能去对面野区清了一波野,便都回城疗伤了。李白那边显然因为失去了一个输出而有些力不从心,抬眼看了闭目养神的人,似乎不太在意这局排位了。

刘邦不死心地开口,瓮声瓮气道:“你们水晶要炸了,你都不慌?”

闻言,剑仙还是那副倨傲的样子,只得认命地俯下身子,手指无力地去解那人的腰束,扯弄了半晌只解开了一个暗扣,久而久之便失去了耐心,只余烦躁。

“妈的……”低骂一声,刘邦懊恼自己现在像个女人似的,手无缚鸡之力。

在他腰胯捣鼓了半天,不仅没解开腰束,反而因他时轻时重的动作点起了李白的火。

狐狸啧了啧嘴,不耐地握住那双节骨分明的手,领着他解开了自己的腰封。嘴上又不客气地说着,“一局排位我不在乎,掉了可以再打,对我来说只是无聊的消遣。而我现在有感兴趣的东西,你说我应该怎么做。”

“还能再慢点吗?等这局排位结束了,你的队友都走了,你可就真的逃不掉了。”

闻言刘邦抬起头,唇角勾起,故意笑得勾人模样,右手已经隔着布料碾磨着那处硬物。

“剑仙大人这说的就好像,”

“我快点的话就会放过我似的。”

嘶。

这人故意扮出勾人姿态,却的确勾起了他的欲火。狐狸也不回避地直视他,清楚的展示了他眼底里伏藏的欲望。

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尖牙,剑仙倨傲地仰着头俯视他,抬手抚上刘邦的侧脸,手指缓慢的从他眼角向下划过,停在那个上扬的唇角轻柔地碾动,仿佛情人之间的爱怩。那双细长的狐狸眼看着他出神,眉间轻皱,夹杂着一丝哀意。

这温柔的动作是红发将军最爱做的。那人的眼神更有侵略性,如他似火舌的红发。唇角弧度垂了下来,刘邦轻微侧头,躲过了那人的动作。心跳有一丝慌乱,他从那人眼里看到了如海一般,又似一闪而过的伤痛。

他匆忙低下头,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睑,脑海里仿佛被刻下那双眼睛,刘邦垂下眼视线对上变得半软的物件,没了衣物的束缚,它也低垂着和它的主人一样满怀心事。
李白回过神来,有些迟疑地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。眼神冷却了下来。

好像和记忆里的一样,那人的头颅像这样低放,可以看见他的头顶,这样臣服下来。

千年之狐,并不是一个名号。

他确实在世间浪迹了千年之久,久到他记不清到底有几个千年。

甚至,他试过沉睡了百年之久。醒来依旧是原来的那样。浪迹天涯时,许是见过他的前身,在皑皑雪山,一个捧雪的孩童,一样的紫发和未脱稚气的干净眸子。
他小心的用身体护着怀里的雪,逆着风一步一步地走着。温暖的体温融化了他手心的雪,孩子便执着的捧起新的一抔雪。

剑仙走的很慢,但每一步都移的很远。踏雪无痕地走来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孩童鼻尖通红,一脸惊讶地抬起头,看见挽剑而立的人,他突然咧嘴笑了出来。

“大哥哥,你真好看。”

许是一眼魔愣,孩童清澈的紫色双眼里映着另一双紫色的眼。一双诧异的,如薄冰初融了的漠然双眼。

“我想让弟弟也看到雪,他患有腿疾,走不了路。”只到他腰高的孩子看着手里又化成水的雪,思考了一会儿,蹲下身子用衣服包起一团雪,效果好多了。

“大哥哥,这里这么冷,还是早些离开吧。”孩童站起身,脸颊和手都通红了,他向李白告别后,便往山下跑去了。

直到他的身影在一片苍白里渐行渐远,站立了良久的剑仙低下头,抚上心口,向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。白雪早已落满他的肩头。

TBC
——————
PS:200粉点文,带梗。
all邦,吕云。

什么叫刺激。
一局友谊赛,和基友用了情头,外加CP皮肤,上路合影。

然后又开了一局躲猫猫+赛跑。

然后王者峡谷就:

我方全体带闪现,对面很有默契的全体疾跑。

五五疾跑闪现的对决。

因为是迷雾模式,一般都看不到视野,像我一刀过去根本不知道有个人。然后和被砍得残血的钟馗大眼瞪小眼。

有毒的是:

“庄周 击杀 娜可露露”

“庄周 双杀 关羽”

“庄周 大杀特杀 雅典娜”

“庄周 天下无双 李白”

庄周:“【委屈脸】都是被动打死的嘛”

对面鱼头有毒啊,真的不敢靠近【smoking

以至于我们赛跑的是,全体站在起跑线,唯独庄周被排挤在墙角委委屈屈的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吐奶。

然后就是各种骚扰对面,规定不能杀人。

像我,骑着我的爱玛电动车,得儿驾,得儿驾,一个大招推飞八百万个人,推完就跑别提有多刺激。

对面韩信【 @阿偃 】真的是全峡谷跑的最快的男人,一手韩信气的我方芈月各种追。

芈月:“韩信不死一次,我把头都给他。”

我关羽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被大乔【 @ancedote 】追着打。
冲锋模式的普攻可以推人,但不疼。我推过去。

大乔:“你推我?你敢打我?”

关羽:“Σ不,我不是,我没有,我不是。”

最后也是皮了,打开全员的装备一看。

歪日,好家伙,全买了电刀【加百分之八的移速】,全员必备疾跑鞋。

最后也是皮了,跑对面家里玩,被八万个人堵在墙角瑟瑟发抖,最后被毒鱼拍死了。

第一届峡谷运动会结束后,我们采访了几个人。

“请问韩信先生,对于你获得冠军有什么感想?”

“啊?感想?我跳的贼嗨!关羽都追不上我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。”

“请问李白先生,你大概是全场唯一一个没有人头的,是为什么呢?”

“不是说不能杀人吗?我没有杀人啊,快夸我乖宝宝。”

“关羽先生,对于你死在对面血泉有什么感想可言?”

“我,和我的马,以及我的球,都在对面血泉里。据说钟馗还在血泉鞭我的尸。歪日,真是没有复活甲不敢大声说话。”

“对于MVP……庄周先生你有什么经验之谈吗?”

“你们快打,我快没电了,还有百分之八的电,卧槽,我也很无辜啊qnqqqq”

“丝毫没有营养呢……”

闭幕音乐起。

【洞】记一下

刘邦是H抓声优,兼配无赖攻和贱受音,和同是声优,在声优圈出名的只配攻音的韩信合作。
去对方家里对台词,对到H部分时被干了个爽。
对方录音了。
以至于该广播H那段在微博上上了热评,都夸声优够逼真,而且粗长。
一般的广播H部分也就几分钟,但刘邦和韩信合作的这部足足有15分钟(还是后期修剪了很多,原录音有1小时)。
短的,单纯肉车。
扩写也可以。
不懂H抓是什么的,大家自己去百度吧,这里就不作解释了。
仿佛为大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|・ω・`)。
晚安。

【R18】报复心(上)

≡狐白X原皮邦,5500字左右(手稿太他妈多了,不想打了,二十号考完——,后期信良邦。占tag致歉。)

≡龙坑play

≡私设有,车。

≡预警

≡预警

≡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场战斗即进尾声。

刘邦这边拿下大龙之后便都松了口气。主宰的怒吼声渐渐平息下来,河道顿时变得安静了。

这时,耳畔才出现了稀疏的蛙声。

“娘希匹的。”刘邦低啐一声,一局排位打了一个小时,双方的塔都被磨完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水晶在地图的对角:这是第三次打主宰了吧——

抬手抹了一把汗,刘邦殿后好回城的队友,正要踏出龙坑,不速之客不请自来。

草丛里传来尖锐的破空声,下一秒,紫色的光影一闪而现在他面前,青丘那位来者不善。来人挑起好看的狐狸眼,玩味地看着只剩半血的坦克,狭长眸子里忽的闪过一丝狡黠。那人衣衫有些散乱几缕乱发粘在唇边。

“双面君主,刘邦?”他道。声音慵懒散漫,脚下却一步步地逼近过来。

“嗯,零死亡。怪不得开全部喊话说,‘能打死我的算我输’,原来是不会卖屁股的坦克。”这一番话很好的体现了什么是“来者不善”。

“那是你们辣鸡,连我护盾都打不破,我血厚队友死光了我还不能跑吗?”毫不弱势地反唇相讥,紫发君主眼带挑衅地看向满血,脚下踩着蓝色光圈的刺客。

有恃无恐,有恃为什么要怂,刘邦的信条便是“有嘲讽对面的机会,就不要放弃”。

他的队友已陆续从泉水里出来了,友方打野的韩信直奔龙坑来了,紫发的君主便愈发笑得欠揍了。

“还不走吗,准备展示一下一秀二的技术?”那双薄唇净吐出些刺人的话。

闻言,剑仙眼里闪过一抹犹豫,但还是站在原地盯着紧靠龙坑壁的人,抿唇不语。

红发的将军身形矫健地跃进buff刷新处,长枪上挑,枪影闪动间脚下就多了一圈红色光环。

下一秒,凌厉的眼神顿时变得充满震惊。韩信疑惑地站在原地,在刘邦看来好像是在和队友沟通。

再看看队伍里的消息,没有。

静立了一会儿,红色的身影竟直接越过草丛,往中路集合了。

脸上的笑终于挂不住了,紫发君主有些摸不着头脑了,看看队伍里的信息,也没有集合的提示,但他的队友已经中路开始团战了,他正准备联系己方的言灵之书,却发现自己好像和队友失去了联系。

地图上分明显示着龙坑里两个几乎快交叠的头像,中路仿若未见地激烈地团战着。

显然那位剑仙也发现了这个情况,有些好笑刘邦有些已经有些虚了的样子,提剑缓步靠近举剑自卫的人,千年之狐仔细地打量着他。

这人在团战中总开着一个护盾,紫色的光晕糅杂着月光,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轮廓,但总归是没机会好好看他一眼。

作为同样是出场率较高的英雄,李白对刘邦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了。光是今天这场排位就已经对眼前这人很在意了。

不必说抢了他一只龙,团战里总是留下二技能贴身眩晕他,各种野区有意无意的撩火。他只当是他对他有意思罢了。毕竟他千年之狐就是男女老少通吃的对象。

感受到人赤裸裸的视线,刘邦只觉浑身不自在,下意识的捏了个护盾在外面,心想这次要被终结了,怎么才能逃离这里。

他刘邦不就抢了他李白一只暴君吗,不就是在团战里晕了他几次,野区里干扰他发育,听从队友先抓李白的指令吗?便心觉他这人小气巴拉的。

与李白来说,光是一条就可以让他烦了,可这是却莫名的心情好地想要先羞辱一下他。

哪知道开了护盾后,被挡住视线的千年之狐突然发难了。两个箭步就近至他面前,欺身压了上来。三下两下便斩破了那层烦人的光罩。

刘邦慌乱地欲故计重施,抬手便刺出那柄重剑,剑尖刺中的只是空气,狐狸从不可选定的状态中解除出来,学着他那样,笑得猖狂。

面前的人已是强弩之末。

抽出那把代表着剑仙身份的青莲紫剑,光影闪过,那把剑便直直地刺入了刘邦的小臂,将他牢牢地定在了石壁上。

“嘶……呃啊……”刘邦倒吸一口冷气,惊怒交加地瞪视着李白,下一秒却因人加重的力道疼得失去了威力。

“要…嘶哈…***要杀就利索点。使剑就***这点力…?”那人气极,那张嘴便愈发吐出什么不好听的话了,令人好笑的是,系统的脏话屏蔽竟还在。

闻言,李白只是紧绷着唇,盯着他的面容看不说话。被压住的人因伤口不敢动弹的模样让他心底升起些愉悦,一种施虐者的快感。同样因疼痛的刺激而泛红的眼角,更是在无声控诉着他的暴行。

“你这张脸也不差,怎么就没有些小迷妹呢。”狐狸突然开口道。

“我怎么会比你那娘炮脸……唔呃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下颚骨就被人捏住了,双颊被捏的生疼。此时不能言语不能动弹,他刘邦那受过这种气?紫发君主顿生一种无名的屈哀,右臂传来了电流蹿过的麻痛感加重了他的委屈感,一双同色系的紫色眼睛里又是充满委屈又是溢满恨意,眼眶不争气地微微湿润了。

“我的剑有电流伤害,你最好……嗯?哭了?”剑仙自顾自说着,突然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,凑近过去。

“唔——”那人扭头想要挣脱限制,唔呓着想要说些什么。未果,只得将怒气尽数充斥在眼里。

他这一瞪还好,加上通红的眼圈,经过战斗一些凌乱的衣饰,露出了白净的脖颈和一片锁骨。

鬼使神差地,狐狸伸出尖牙咬上了他的侧颈,拑住刘邦的手同时松开了。

“cao,你他妈是属狗的?”

“属狗的?”闻声李白从他肩上抬起头,不怒反笑,反手抽出剑。刘邦脚下踉跄一下,就要摔倒在地,麻痹感还在他体内久久不散。剑离开了身体便没了支撑。

一只手适时的扶住他的腰,用力的将他拉进了一个怀抱。

TBC